手机站
分类:
今日头条 国际贸易 创业头条 商旅生涯 国内行情 行业动态 企业快讯 市场分析 商业推广 社会热点 本地新闻 综合报道

更多

这位铸剑为犁的汉朝屯田老将,比踏破匈奴的卫青霍去病更伟大

来源:千古名将英雄梦    日期:2019-04-16 10:29:26     浏览:133

西汉宣帝神爵元年(公元前61年)春,原本在青海湖一带放牧的西羌各部进入金城郡,欲与西域的匈奴势力联合,发动叛乱,夺取金城与河西地区,年近八旬的国宝级老将赵充国临危受命,前往平乱,历时数月,终将其逐出金城,逼入湟水南岸的险山峻谷之中。接着,赵充国便恩威并施,团结统战,招纳诸羌来降,然而此时也值深秋,天气逐渐恶劣,老将军终于病倒了,据说是因寒冷与劳累引发的风湿性小腿关节炎与恶性痢疾。大家最尊重最爱戴的老国宝累病了,这一下可真牵动了朝野上下、前线后方所有军民群众的心,然而赵充国竟不以为意,仍然带病工作,一刻也不肯休息。

图:古建筑上彩绘的西汉壮侯赵充国形象和中式花纹图案

老将军快八十岁了,还待在气候恶劣的青藏高原上,扎根边疆一干就是半年多,这铁打的身体那也撑不住啊!汉宣帝刘询是既感动,又担心,他决定让赵充国先歇一歇,换几个年轻人上去,在今年之内把事情搞定来,也好让大家都舒舒服服的回家过年。

于是宣帝下诏,令破羌将军辛武贤速至前线,为赵充国副手,全面接手军事工作,然后在十二月前趁着天时之利,以及汉军大胜后士气昂扬,与强弩将军许延寿一同出兵,将躲进山区还在顽抗的八千多残余先零军队、以及依附于先零的万余西羌小部落全数歼灭。

辛武贤开心坏了:好啊这下总该轮到我辛武贤唱主角了吧。嘿嘿,到时看谁的战功大,看谁的名声响!我辛武贤封侯封定了!

可惜赵充国一点儿都不明白皇帝的苦心与辛武贤的贪心,当时他已经招降了一万多叛乱的羌人,而且每天还有源源不断的羌人从山里出来投降,此时若轻举妄动,不分好坏大肆攻杀,引得羌人困兽犹斗,必然会破坏这大好局面,所以他决定再次违抗圣意,决定将前线的汉军六万步骑进行裁撤,步兵撤走大半,骑兵全部撤走,只留一万步卒分屯鲜水(青海湖的古称)要害,且耕且守,扎根边疆,自给自足,砍柴种菜,放牛耕田,面向青海,春暖花开。以强大而持久的军事压力,威慑敌人,最终和平解决西北问题。

朝廷不就是担心军队劳师远征,靡饷耗粮,所以才要求速战速决的么?这赵充国也能理解:汉宣帝时期虽然汉朝国力的巅峰时期,物阜民丰,老百姓富得流油,但关陇至河西一路崇山峻岭,交通不便,转运费用太大,朝廷仍是有点吃不消,那么好,赵充国他们自己种田,把青藏高原当成南泥湾来整,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,总之不花后方一点一滴的军费与粮食;同时汉军常驻肥饶之地,避其锋芒,以逸待劳,而将那些失去辎重的叛羌压迫于贫瘠山区之中,对其进行经济封锁,逼他们最后走投无路不得不出来投降。此兵法所谓“以饱待饥”也。

而赵充国之所以要把骑兵都撤回去,是因为羌人皆已躲进深山之中据险而守,这骑兵再精锐也派不上用场了,况且马这种高级牲畜太能吃了,特别是汉军养的不吃草只吃小米的优良战马(粟马),它一个月吃的粮食,够人吃一整年。另据陈直教授以居延汉简资料推算:马匹日食粟二斗,一月须食六斛(180公斤)。且步兵二十五人中,又须有二人为骑士管理鞍装。可见骑兵耗费之巨大。据赵充国计算,如果罢去骑兵,汉军月用粮谷可由近二十万斛减少到两万七千余斛,即一年就可节省了六千余万公斤军粮,天文数字!

我们常说“大军未动,粮草先行,百万之众,无食不可一日支。”意用兵制胜,当以粮为先。如今赵充国的屯田之法,罢去骑兵,而由1万屯卒开垦羌人故田及公田2干余顷,每人得分田二十亩,利用我汉人先进的水利农垦技术,不仅可以自给自足,说不定还能有余粮向东输送给金城与河西呢!赵充国此举,正是解决军队后勤补给问题的终极大绝招,后世兵家对其都推崇备至。

然而,事与愿违,关键时刻,皇帝下令进兵的诏书到了。

赵充国看完圣旨,二话不说,开始起草上书,欲反对进兵。这死老头,他又准备抗诏了。

一个臣子,却成天抗旨,这无论如何也不是常态,搞不好就得掉脑袋的,前朝这样的事已经发生过太多太多了,哪一个不是前车之鉴?谁又能保证自己重蹈覆辙一定不会车毁人亡?可赵充国不怕,他一个时日无多的糟老头,难道还会怕死么?

老子不怕,但儿子怕。赵充国的儿子赵卬,以中郎将领军出征,正是上阵父子兵,岂能让老爹再犯政治错误而不思挽救?不过赵充国向来教子严厉,赵卬从小对父亲十分敬畏,所以不敢当面去说,于是悄悄跑到赵充国幕府中找到“营军司马”(掌军纪之官),要他去当中间人帮自己游说赵充国说:“诚令兵出,丧军亡将而倾国家,将军守之可也。然其不过利与弊而已,无损大碍,又何足争?一旦不合上意,遣绣衣来责将军,将军之身不能自保,何国家之安?”

所谓绣衣使者,乃汉武自创,大概就相当于明朝时候的锦衣卫吧!知道武帝时太子刘据是怎么死的么?他就是被绣衣使者江充搞死的。赵充国他在皇帝面前再牛,他能有当年的太子刘据牛?汉宣帝表面上似一代仁君,其实骨子里仍是“霸王道杂之”,不过是吸取了武帝的教训,对其进行了些许修正和儒学化包装罢了,本质上仍是酷吏政治,盖汉宣在民间时多受冷眼和讥讽,又在霍光的阴影下隐忍多年,故而性格也变得有些忌刻,多以刑名绳下,如赵广汉、盖宽饶、韩延寿、杨恽等好几个刚直的大臣都曾因违反圣意而被诛。哪怕是国宝级的老将军赵充国,一旦深陷其中,恐怕也难以全身而退。

然而,赵充国听了这话,不但还不害怕,反一声长叹道:“汝安得出此不忠之言也!本用吾言,羌虏何至于叛乱邪!正所谓失之毫厘,谬以千里(该成语典出于此),今若出兵,相持日久,四夷卒有动摇,虽有智者,无以为计,岂独羌戎一处,为足忧哉?吾固以死守之,明主可为忠言。”

还是那句话,赵充国坚决不打无把握之仗。兵法有云:“帝王之兵,以全取胜,是以贵谋而贱战。战而百胜,非善之善者也;战不必胜,不苟接刃也;攻不必取,不苟劳众也。故先为不可胜,而待敌之可胜;后以威德之并行,则可不战而自破也!”况且汉朝并非只有西羌一个在捣蛋,匈奴那是死敌自不必说,还有反复无常的乌桓、氐族,个个也都不是善茬。民族问题,极其敏感、微妙,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,汉朝若发动决战,万一战不利,其他蛮夷趁衅而动,难保不会把局部战役整成全面战争,那样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于是赵充国赶紧强撑病体,点灯熬油,向“明主”刘询再上了一道奏书,详细阐明自己的屯田战略,并提出了具体的实施方案和详细账目表(略)。从中我们可以看出,赵充国果然是搞过多年财务工作的,不仅仗打的有水平,账也算的十分精细,同时还精通各种农业、水利、交通、边防等工程的规划与营筑,这家伙太有才了。

刘询看了赵充国的《屯田制羌疏》,觉得似乎有道理,但又拿不定主意,于是又下了一道诏书,询问赵充国道:“即如将军之计,虏当何时伏诛?兵当何时得决?孰计其便,复奏!”言语仍是非常严厉。

赵充国也明白,这等军国大计,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定策的,他必须将道理讲明白将通透,讲的皇帝和满朝公卿全都心服口服才行。于是,他又接连上了两道奏书,进一步阐述他的屯田战略,并将其提升到理论高度,洋洋洒洒数千言,一口气提出屯田十二条好处,以及整个时间表和任务书,极言先零精兵,不过七八千人,且分散饥冻,灭亡在即,我军屯田内有无费之利,外有守御之备,又据高处有瞭望之利,战事一年之内当可结束,最迟到明年春天,羌乱必定。

赵充国的这篇千古雄文《条上屯田便宜十二事状》,小生还是强烈建议大家一定要搜来读,照我看它不仅是古代奏章的经典之作,且对我们写现代公文都大有裨益。说实话,当今天下之公文,大多内容空洞套话连篇,实在让人听了打瞌睡。

当然,赵充国奏书写的再好,再利害分明,再能打动人心,最后还是得靠皇帝拍板。万幸刘询还真是个好皇帝,其实要做个好皇帝也不是那么难:第一用人不疑,不要动不动就砍人脑袋;再有就是充分发扬民主,善于运用集体智慧,不要独断专行搞一言堂。所以赵充国前后上了三道屯田奏,刘询也就一连组织了三次大规模朝议。当然认识真理也需要一个过程,刚开始赞同赵充国的人不过十分之三;等到第二次上书,赞成者就有了一半;待最后一次,便有了八成人赞成他的意见。刘询便下诏责问那些刚开始不赞同的人,大家全跪下来磕头认错,对赵充国表示服气。就连先前最大的反对派、丞相魏相也说:“臣等愚昧,不习兵事利害,后将军数画军策,其言常是,臣保其计可必用也。”宣帝闻言大悦,下诏令赵充国依计行事,并嘱咐他要多进饭食,小心用兵,保重病体,注意休息。

事实证明,赵充国的奏书经得起群臣拷问、受得住历史敲打,这才是真正的好文章。

毛泽东在看到《汉书》这段记载时,也佩服的在书眉上批注了六个字:“说服力强之效。”

耐心讲解,循循善诱,赵充国如果不当将军,也该是个很好的老师和谈判专家。

另外一边,赵充国接到诏书,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地,于是开始着手部署“青海生产建设兵团”,让大家放下刀枪,拿起农具,开垦荒田,凿井挖渠,伐木筑塞,修缮亭驿,与投降羌人同生产共劳动,并修湟狭以西道桥七十所,令可至鲜水,从而大大加快及提高了青海地区的交通发展与农业生产水平。生生将这万余汉军士卒,又从征服者,转化成了建设者。

以最小的杀伤,换取最好的战争结局,这才是真正的爱护士卒。而所谓同甘共苦、爱兵如子,不过表面功夫罢了!要做一名受人爱戴的军事指挥官,不仅要关心将士们的生活,更加要珍惜他们的生命,甚至敌人的生命。

其实蛮夷也是普通人,只不过因为生存环境太过艰苦太过恶劣,为了活下去,所以才在他们的人性中掺杂了狼性与侵夺性。只要帮助他们教化他们,让他们仓廪足而知礼义,以文明人的方式生活,灰太狼也是可以变成喜羊羊的。

于是一时间,整个河湟谷地,炊烟袅袅,恬静祥和,牛羊遍野,鸡犬相闻,原本这世上最冷酷最惨烈的战场,竟然生机勃勃,杀气全无,柔情似水,诗意盎然。

醉里挑灯看田,梦回铸剑为犁,八百里阡陌纵横,五十村落塞外耕,沙场秋收兵。

小隐隐于山,大隐隐于市。战士放牧,武夫耕田,不啻超隐隐于战场。

现在知道赵充国为什么名气不大了吧,比起扬尘万里踏破匈奴的卫霍等人,赵充国却是千方百计的搞啥屯田招安,他这哪里打的是仗,他打的是寂寞啊!

可我却很欣赏这样的赵充国。卫霍等人固然拉风,但他们肉胡之肉,烬胡帐幄,千里万里,唯留胡之空壳。成就他们千秋功业的,不仅是大汉扬威史,同时也是匈奴的血泪史。只有赵充国,他的功业是由汗水与感恩凝就,少了几分热血,却多了几分温暖,乃至充满了人性的光辉。他与卫霍,同样伟大。

孙子曰:“进不求名,退不避罪,唯民是保,利合於主,国之宝也。”

标签Tags: 金城 青海湖 西羌

免责声明: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如涉及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30日内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