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市头条

上海电视节|电视剧大师班:以匠人身份,做好每件“小”事

6月13日下午,白玉兰电视剧大师班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,前一天刚刚共同探讨过现实主义题材创作的《红高粱》《因法之名》编剧赵冬苓,中国电视剧导演协会会员、《破冰行动》导演傅东育,演员王劲松再次站在台上,分别从编剧、导演和演员三个角度,与大家分享了自己对目前电视剧行业里的看法和在行业里超过20年的经验。

在电视剧创作过程中,编剧、导演和演员是紧密配合的关系,对于一部质量上乘的电视剧来说,这三部分结合后带来的总体效果,常常是取乎其上则得其中的关系,但凡有一个环节没能达标,对观众来说,就很难得到一个能一口气追完的剧集。

在前几年国内影视剧行业资本化时代还不久时,这三者之间的关系总处于割裂和相互不信任中,比如前几年电视节论坛上常常有导演认为自己没有选角权,编剧常年面对资方抛来的改编剧本、吸引眼球的不合理情节设计,而会演戏的好演员则很久接不到好剧本。 这两年,能够明显感受,资本化时代逐渐步入正轨后,对于创作本身的讨论开始成为大家最关注的话题,不论是对现实主义题材的讨论,还是对职业本身的思考,都成为业界内最重视的课题,观众本身也显然更加认可更专业的态度和能力,而不是纯粹的流行程度。

对经历过这个反复过程的赵冬苓、傅东育和王劲松,除了专业化思考外,他们对这个行业更加个人角度的看法和感受也很值得一听。

编剧赵冬苓:问自己为什么要写

从事编剧工作30多年的赵冬苓以创作现实主义题材作品为主,1987年就进入山东影视制作中心,擅长于现实题材,常年深耕在政法剧中,1997年编剧作品《激情辩护》,当年就获得了华表奖优秀编剧奖,也曾写出年代戏《红高粱》《我的父亲母亲》。赵冬苓强调每一次的写作目的都很重要,“你为什么要写这个剧?”她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作者,因为这个定位,她对自己提出要求:“希望自己的作品不是商业市场的快消品,希望作品有真命题,希望对社会进步哪怕有微小的作用,希望它能留得久一点。”

为什么要把自己当成作家?赵冬苓认为,只有成为作家,才能做到对作品的较真,和自己的较劲,比如今年4月播出的《因法之名》,她创作剧本时写了十几稿大纲,写到第七稿的时候才摸到出路。“编剧是一个非常孤独的劳动,写不出来的时候会产生强烈自我怀疑。”这种自我怀疑产生时,很多年轻编剧会等着灵感来时再写,或是用简单的办法处理这一段,但赵冬苓认为,作家在没有灵感的时候,也要和自己较劲,不能停手。

免责声明: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如涉及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30日内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
()
分享到:

相关推荐